但我觉得不管在什么情况下

当前位置 : 主页 > 配套频道 >
但我觉得不管在什么情况下
* 来源 :http://www.forgenxt.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1-02-15 01:09 * 浏览 :

花庙村村支书赵立兵说,土地流转后,企业的项目经营几易其手,一直经营不善,最终导致项目搁浅。2012的8月28号,联创食惟天公司想解除协议,但由于补偿问题未达成一致意见,花庙村不同意解除合同,并且要求企业继续履行土地流转租凭协议。再交了两年的土地租金后,2012年11月至今,近15个月约200万元租金款至今没有到位。面对如今农民利益受损的现状,面对当初的美好愿景如今成了难已收拾的残局,村支书赵立兵显得很无奈。

土地流转、规模经营是推进农业现代化的一个大方向,但理想美好现实骨感,在当前土地流转热潮中,应该怎样规范健全制度?又该如何控制风险?

江苏省农业委员会经管站副站长陈国斌指出,这是一起典型的“工商资本发展现代农业”的纠纷案例。他表示要想杜绝此类事件,一是,要加强对涉农企业的资格准入管理、经营风险控制、土地用途等环节的监管;二是,建立风险保障金制度,完善退出机制。目前,江苏的太仓、东海已经开始试点运行,但目前尚处于探索阶段。

土地流转的初衷是在保障土地原拥有者基本收益的情况下,通过整合资源,将原本碎片化的土地集中起来使用,通过机械化、高科技等新型农业手段来产生更大的经济效益。但是美好愿景需要一列配套政策来做支撑,当工商资本开始涉足入农业领域,随之而来的风险也就紧随其后。保障农民能够及时足额拿到土地租金,这是一切效益产出的前提条件,否则土地流转也就失去了其本来的意义。 (记者 朱亮)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江苏省南京高淳区固城镇花庙村的百姓反映,2010年,他们村流转了三千亩农田,给南京联创食惟天公司进行有机农业开发。然而仅过去一年多时间,双方就发生了合同纠纷,现在土地被抛荒,更直接的后果是600多户农民拿不到租金。

赵立兵:现在租金收不回来,内疚,感觉对不起老百姓。他一直没有正面回答我,一直到今年1月份,才正式发函,叫我们采取法律起诉,因为法律途径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马上过年了,老百姓都是靠田生活,怎么吃饭?

叶振宁:只能说一开始的投入跟我们现在所面临的东西,我们可能一开始想得太乐观,包括对市场前景,其实我们直到今天才慢慢的才能说对有机农业这个行业发展我们才摸到了门,看到了未来我们该发展什么样的模式。

村民利益受损,当初的美好愿景如今成了难已收拾的残局。记者采访发现,在当前掀起的土地流转热潮中,规范流转程序、防控经营风险、完善退出机制成了亟需解决的问题。

记者提出,企业签订了16年的长期合同,为何仅过几年就突然改变了主意,不再继续开发,并且拖欠农民租金?叶经理强调,原因有三个:一是,经过长期观察发现,花庙村土壤并不适合有机农作物;二是,固城镇政府前期答应的基础设施未能配建到位,企业需要再投入数千万元成本;三是,村委会擅自占用部分已流转土地栽种,有违约行为。综合多方面因素,南京联创食惟天有机农业科技公司于2012年8月向花庙村村委会提出解约请求,并且付清了请求解约前的土地租金。现在村委会要求企业多付一年的租金,企业当然不会同意。

陈国斌:现在工商资本进入农业的资格准入,风险保障金制度,还没有强制性的规定,农业部正在着手,我们省里正在试点,大的政策涉及到行政许可内容,可能中央农业部正在制度建立过程当中,现在确实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我觉得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你都不能拖欠农民的土地租金,你不能侵害农民土地流转收益。

据了解,南京联创食惟天有机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是南京联创科技集团的全资子公司。1月23号,记者见到食惟天公司副总经理叶振宁。该负责人首先解释,3000亩农田并非抛荒,而是出于生产的需要,因为有机农作物严禁农药、化肥等有害物质,所以他们先把有污染的“生地”囤下来放置两年以上,待土壤改良到纯净的“熟地”状态,才能从事生态农业开发。面对有机农业这样的“朝阳产业”,叶经理坦言,他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

汪春头:抛荒了,这个草这么高啊唉,可惜啊!

截至记者发稿前,江苏省农委已经联系高淳区农工办,要求当地关注此事。

2010年11月,南京市高淳区固城镇花庙村村委会流转了3000亩土地给南京联创食惟天有机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种植有机大米、蔬菜、放养猪、羊等牲畜。双方签订了16年的长期合同,涉及645户农民。但是在土地流转一年多后, 61岁的村民汪春头告诉记者,他发现农田里长满了荒草。

叶振宁:农民确实也可怜不容易,但是从我企业运作角度下,我所有东西必须有理、有据,才能支付出去。这两天我们正在通过法律途径看如何通过正常渠道解决,包括把前期问题,全部理顺完后,正常走司法程序,把这问题解决掉。

上一篇:监控有录像回放记录 下一篇:没有了